遭遇策反,這種事離普通人有多遠
  一個名叫高瑜的京籍女子因涉嫌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,近日遭警方刑事拘留。這是最近一周里連續曝光的涉及國家安全刑事案件之一。廣東日前公佈了一起境內人員遭策反出賣國家軍事機密的案件,此外境外情報機構策反中國大陸學生的系列案情也被公之於眾。
  中央國家安全委員會成立以來,國家安全的概念在公共輿論中變得更加常見了。近日集中公佈的案情都涉及到普通人,從而加深了公眾的一個印象:國家安全事務未必就離自己十分遙遠。
  特務,這一特殊而神秘的形象很多人都只在電影里看過,並且認為它同自己的生活毫不相干。然而時代在變,通過一部小小的電腦甚至智能手機,我們置身於各種力量真假難辨的開放性網絡,我們個人能力所具有的含義也在演變。
  中國對當今世界的重要性今非昔比,世界對中國的興趣無所不包,而答案並不都能通過合法途徑獲得。有些即使拿到了,也需印證。雖說機器在代替人搜集、處理情報,但這種代替不可能是徹底的。而且今天的情報量巨大,更需要人的參與使之準確、針對性強。過去接觸重要機密的都是特殊人員,如今則有大量“普通雇員”牽涉其中。斯諾登這個案例算是美國的“千慮一失”吧。
  我們很多人都處在相對於國家安全利益的近距離上。一個操作員可以毀掉一家大銀行,一個匿名的網上信息有可能掀起一場軒然大波,一個喪心病狂的暴恐分子能夠改變一座城市的治安氛圍,這一切在過去都不可思議,它們一點點積累了國家安全形勢的新面貌。
  實事求是說,在這個謠言和傳言分不太清界限的時代,對於“保密”,很多人都存有困惑。什麼是該保的密,什麼是可以“在小範圍”議論的,不僅大量普通人分不太清,恐怕有些公務員也沒把它們中間的邊界看得神聖。中國“保密”大體有法可依,“解密”的規定就要模糊多了。而後者模糊,實際導致前者的鬆弛。
  保密的能力如果滯後於強大中國的成形速度,就會導致中國與世界其他主要力量的特殊戰略失衡。我們強大了,卻是對外單向透明的,我們就可能處在自己尚評估不了的潛在危險中。
  在保密的方向上,中國需大量“補課”,而提高全民的保密意識,應當是這當中的一項關鍵性工作。
  支持保密、配合保密應是每一個開放社會的穩固社會準則,否則國家安全將毫無質量。每個人的境遇不同,涉及國家安全的機會的確差別很大,但愛國永遠是一道可靠的保險。我們有可能分辨不清機密,有可能誤判別人向我們套取信息的動機,但愛國會幫助我們保持最後一分直覺,使我們最終看清自己是不是站在一道懸崖邊。
  高瑜案以及其他近日公佈案件的涉案主角,最後都有了出賣情報的主觀故意,在紛亂的信息和利益場上,他們最終都是被不正確的利益觀引導著,接受了境外機構的策反。並非“世相亂”,而是心亂斷送了他們。
  境外機構需要在中國大陸有很多“信息源”,後者與它們的關係有些處在合法及非法的邊緣地帶。一些“線人”和“特工”就是從這些“信息源”中發展出來的。當中國已是全球情報界高度矚目的地方時,讓社會上多飄動一份警惕,每個人能在接近危險點時自動激活一份警覺,這既是國家利益所在,也是個人安全之所在。▲  (原標題:遭遇策反離普通中國人有多遠 愛國是可靠保險)
創作者介紹

陳慧琳

zkwzutvfijvd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