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雷克斯·彭伯頓在落地後與超越他的尤里·科代羅擊掌相慶)
  
  (第一次嘗試雙人直線競速PK的女選手梅麗莎·彭伯頓和埃倫·布瑞南正在觀察和討論賽道路線)
  
  (世界翼裝飛行聯盟主席伊羅正在為選手們講解雙人直線競速PK的規則和註意事項)
  
  (約克·薩默和湯姆·艾瑞克·海曼在飛行中)
  紅網10月16日訊(通訊員 丁雲娟)10月15日,入圍第三屆紅牛翼裝飛行世錦賽決賽的16名世界最頂尖翼裝飛行員首次試飛了決賽直線賽道,為17日-19日即將進行的雙人競速賽進行備戰。在當日最後一輪試飛中,天門山上演了空中“超車”的好戲。出發時一路落後的巴西老將尤里,在空中賽道的1.4公里左右處突然“猛踩油門”,在衝線前一剎那,以0.58秒的優勢成功超越澳洲飛人雷克斯,實現空中大逆轉。
  “如果說昨天的彎道計時賽如同高山滑雪,那麼後面的支線競速就是百米賽跑。”世界翼裝飛行聯盟主席伊羅·塞伯倫告訴記者。直線距離1.7-2公里,海拔落差600米,30-40秒內的雙飛競速,雖然短暫,卻足以讓人熱血澎湃。本屆翼裝飛行世錦賽的決賽新賽道,無疑將造就天門山腳下的一場“飛人大戰”。誰能閃電般第一個衝線?也將成為世錦賽歷史上的一個全新懸念。
  經過周密勘察和多次試飛最終確定的決賽賽道,是一條位於天門山大峽谷中心線上的虛擬的“空中走廊”,起點設在懸崖頂部,終點則在山腳下的天門狐仙劇場。幾乎所有選手的第一感覺就是:這條賽道“實在是太長了”。
  “訓練中我們都飛過中長距離的直線賽道,不過正式比賽中,像天門山這麼長的賽道,我還是第一次嘗試。”剛剛贏得首屆紅牛王牌翼裝飛行大賽美國站的安迪·法靈頓說,“這條賽道的長度距離是1.7公里,飛行距離則要至少2公里,對於體能和精力,都是一次巨大考驗。”
  決賽賽道就像一條漫長的天路,從天門洞畔直線甩下,而就在這條天路上,兩位翼裝飛俠還要以平均超過160公里的人類無動力裝置極限時速,進行一場競速對決!博爾特贏得倫敦奧運會百米金牌的時速是44公里,這意味著如果架設一個雲梯,讓博爾特跑翼裝飛行世錦賽的這條決賽賽道,“牙買加閃電”要在全速狀態下跑上足足2分40秒——而翼裝飛人用時,只是這個數字的零頭——或許嚴格來說,本屆紅牛翼裝飛行世錦賽,才是人類真正意義的“飛人大戰”。
  但也正是這種過快的速度,讓翼裝飛行雙人競速賽制的可行性幾經波折。“其實兩年前的首屆世錦賽,我們就考慮並研究過設立競速賽。”伊羅·塞伯倫介紹道,“然而試飛中的意外,讓這一計劃不得不中止。”
  直到今年7月,兩位翼裝飛行高手詹姆斯·波爾和埃倫·布瑞南在張家界試飛成功,才最終確定了決賽的大直線賽道以及競速賽制。“與三個月前相比,如今這條賽道加設了很多參照點,無論從比賽條件,還是安全性上,都完善了很多。”詹姆斯說,“毫無疑問,這是地球上最具挑戰性的賽道。在決賽中,速度並不是最關鍵的,你沒必要一定飛出16個人中的最快用時。真正的難度,是你怎麼能保證在這麼長的路線上,始終比身邊那個對手飛得更快。”
  一早登上天門山頂的決賽選手們,似乎也對全新的賽道和賽制心中沒底,紛紛在休息區交流“求搭檔”,力求找到合適的同伴一起模擬競速。“卡爾森,有時間嗎?”“當然沒問題。安迪,一起飛吧。預賽排名第2和第4的卡爾森·克萊恩和安迪·法靈頓便“強強聯翼”,一起試飛。
  由於參賽陣容減少了10人,而且是兩兩一組試飛,加之天公作美,不到一個小時,所有決賽選手就完成了首次試飛。隨後又紛紛回到山頂,一撥又一撥,每對搭檔又進行了兩次試飛。然而從出發台的表情來看,並不是每名選手都在“飛人大戰”之前找到了狀態。
  預賽排名第一,刷新大迴環賽道最短用時的弗雷德里克·赫登表現就不理想,試飛成績全在36秒開外,與前幾名每次都差了3秒之多,雖說比的不是用時,但這樣的狀態卻讓人為瑞典黑馬的決賽前景捏了把汗。“昨天在彎道,我選擇的策略是向下俯衝的時間更長獲得更大的加速度;而今天的直道這樣的戰術似乎並不奏效。”
  儘管已遭到淘汰,但由於19日決賽前還有一場女子飛行爭霸戰,兩位女選手埃倫·布倫南和梅麗莎·彭伯頓也來到了山頂試飛。相比7月測試過新賽道的埃倫,梅麗莎明顯有點經驗不足,起跳之後,她居然像預賽前半程一樣飛出大大的曲線,自然被飛直線的埃倫輕鬆擊敗。“起飛太關鍵了。如果從一開始你就對手落後幾個身位,無論從心理上還是戰術上,都會面對巨大的壓力。”
  本屆世錦賽技術總監傑布·克裡斯特意準備了一個攝影機飛行器,懸停在出發臺上空,專門觀察每一組選手的出發表現。在傑布看來,全新的賽制在安全性方面,也對每名選手提出了全新的考驗:“出發的角度和速度,都與預賽有了明顯的不同,由於是直線飛行,你不能一上來就採取太深的入空角度,那樣會讓你不得不飛行更長的距離,儘管錶面上你獲得了更大的加速度,但卻需要飛行更遠的距離,因此如何選擇合適的俯衝距離,在獲得更大加速的同時縮短距離非常重要。”
  一場百米飛人短跑,分為“起跑-途中跑-衝刺”三個階段,那麼翼裝飛行世錦賽的決賽,你同樣要在筆直的賽道上完成“起飛-加速-衝線”的三部曲。
  如果說起飛是左右一切的關鍵,飛行途中的加速,則是決定勝負的關鍵所在。就像劉翔,起跑從來不是他的優勢,但依靠中後半程欄間跑的絕對實力,以及強有力的衝刺,中國飛人依舊可以在110米欄賽場獨步江湖。“這裡考驗的是選手們的長距離飛行能力和加速分配,而且這些選手都是預賽的轉彎高手,因此很顯然,本屆世錦賽考驗的是選手全面的綜合素質。”傑布說。
  被尤里壓線逆轉的雷克斯,便在降落後懊惱不已。“我在後半程失去了角度,想加速根本加不起來。”他還做了一個展翅的動作,“長距離飛行實在是非常困難,你的胳膊不能隨便移動,飛一會兒就會感覺很酸痛。”
  按照賽制,每場決賽之前,兩名選手要通過擲硬幣決定一左一右的站位,然後從出發臺上同時起跳。從600米高的懸崖頂部,到狐仙劇場的終點之間,在賽道第1.6公里處,也就是終點前支線距離100米,設有一個觀測點,專門判斷是否有“搶道”飛行——一旦有選手越過了兩人之間的中間線,會被取消資格。如果你從天空俯瞰,‘三點一線’的新賽道,一目瞭然。“觀測點非常重要,在空中你只有把它作為參照物,才能確保順利衝線。”試飛新賽道次數最多的詹姆斯說。
  根據賽程,16名選手在兩天試飛之後,將於17日-19日展開決賽的爭奪。在為期三天的比賽中,17日先進行16強排位賽,18日進行16進8淘汰賽,19日再進行三輪淘汰,直至決出最終冠軍。  (原標題:16翼裝俠一對一試飛新賽道 上演空中“超車”)
創作者介紹

陳慧琳

zkwzutvfijvd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